盛景网联董事长彭志强:做产业互联网的加速平台

来源:产业互联网头条

作者:彭志强

2019-01-23 15:05:57

都说2018年是中国产业互联网元年,从年初阿里巴巴45亿元入股农村电商B2B平台汇通达,到腾讯组织架构调整,进入产业互联网,巨头都在大手笔押注产业互联网赛道

近日,2018中国产业互联网领袖年会在北京昆泰酒店拉开帷幕,大会以“拥抱下一个风口”为主题,并创新设置了主题演讲、VC/PE/产业/上市公司资本对接会、金融/人才/服务/政策资源对接会等形式,特邀行业领袖、著名投资人、上市公司嘉宾,围绕当前产业互联网热门议题展开,深度分析和解读新形势下产业互联网的机遇与挑战。

都说2018年是中国产业互联网元年,从年初阿里巴巴45亿元入股农村电商B2B平台汇通达,到腾讯组织架构调整,进入产业互联网,巨头都在大手笔押注产业互联网赛道。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在阿里巴巴投资之前,盛景嘉成已经投资了汇通达,除了汇通达他们在近几年相继布局了十多家产业互联网企业,为何盛景嘉成如此重视产业互联网,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以下为彭志强演讲实录,B2B内参编辑

很高兴参加我们B2B内参的产业互联网年会,和大家进行分享和交流。盛景一直在产业互联网研究和投资,借今天的机会一起探讨,也是学习和交流的过程。关于产业互联网可能每个人用的名词不一样,或者每个人的关注点不一样。但是我们更愿意把它从马云提出的“五新”开始,认为是产业互联网最早的发端。随后曾鸣提出S2b2c,这个应该对阿里是很大的转折,过去的电商逻辑是要把线下,小b干掉、干死的。但是S2b2c所带来的理念很清晰的,要赋能给线下小b的。去年盛景也提出产业路由器,b2f模式,我们在这里也耕耘、投资布局。产业互联网是从腾讯新20年战略里面提出来整个业界为之振奋,另外和B2B有关都是往产业互联网靠。

阿里提出来的商业操作系统也是产业互联网的又一次迭代,所以不管哪个机构对产业互联网定义,你说是或者不是,我想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我们对里面的关键运作打法和运作模型有没有更深入的思考和理解,这样才能指引企业本身的发展。

我们看到产业互联网背后是我们对于线上线下整个格局的一种重新认知的调整。过去我们认为企业不搞互联网就没得干了,但是会发现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依然是线下占到接近80%,这个数字即使未来几年再发展线下一直会在70%到75%的份额。所以说线上的流量红利已经消失了,消费互联网已经触达到一个天花板,这是一个大的转折。这个时候线下开始构建一个分布式私域式的社交化流量池,这个就是产业互联网的机会。所以我们对产业互联网怎么理解,为什么发生这么大的转向,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它是分布式流量,传统的以天猫、京东这些都是集中式的流量,它是私域流量。就是每个门店、经营业主可以自己当家作主,不用给这些超级平台交保护费。

消费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就是一个垄断的保护费的时代,产业互联网的背后是每个小微企业可以自主经营,可以本地化经营,对我们每个产业的长期可持续健康发展,甚至是我们国家产业的稳定性是有非常重要的转折点的。这样一种流量是社交化流量,不再是传统的花广告新的模型,这是和电商有巨大区别甚至是颠覆的变化。

所以我们对产业互联网的理解要上升到这个维度思考。另外,我们今天有很多很多做B2B的企业,这里我也想提出来,作为B2B做大宗的很多企业和产业互联网还是有较大区别的,因为还没有考虑到c。凡是不能和c连在一起的企业,我们认为在产业互联网这个时代可能是有其名但是无其实。我们很多大宗的项目为什么这么多年下来估值并没有在资本市场得到良性反映的原因,基本上上游国企垄断了这个领域,所以作为民营中小企业在这个领域获得多大一杯羹是不容易的。

我们对B2B和产业互联网有我们自己的理解和解读,当然每个人不尽相同。对于今天的B2B不能考虑和c连接,这并不是我们讲的产业互联网,还是过去十年的概念。所以一定是产业互联网是透过b和c去连接的一种模型,才是称之为产业互联网模型,而不是传统的B2B。

谈到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消费互联网要把b干掉直达c,产业互联网透过b连接c。消费互联网更多把和c直连的营销和销售环节互联网化。产业互联网要做把销供产全价值链进行互联网化。所以我们讲的不再是产供销,不再是f2b的压货一层层的分销,而是销供产,终端需求反向拉动的新型的供应链逻辑。这样逻辑的背后就是消费者主权时代、用户主权时代的来临。我们现在有一些2G应用的公司,我就放到广义的产业互联网里面去看也是同样的道理,现在2B和2G一定要2C化,如果不能2C化的公司未来很难发力的,今天消费品领域叫消费者主权时代,一个企业或者2B、2G领域里面我们叫使用者主权时代,不再单纯是决策者多重要。我们看到产业互联网每个人都有一个定义,就像每个人心目中对互联网的认知不太一样,我只是试着用我们的理解做一个定义,未必全面。

产业互联网去看待我们认为是两个大的重构:第一是重构了线下的人货场,第二是重构是销供产的全价值链。过去各个价值链之间叫B2B之间,其实是组织与组织之间,但是组织与组织之间并没有达到人与人的连接。所以B2B应该叫business people to business people。就是商人与商人之间的连接,每个使用者与使用者之间的连接,这才是真正的互联网化。所以我们要打破冷冰冰组织之间的这种磨合或者是阻隔,而是达到全过程的数字化、在线化和智能化。目标就是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经营,这样一体化的经营会从全产业链的角度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因为我们进入一个存量时代,走向高增长的发展,这是我们对产业互联网试着作出我们的解读与定义。

对于产业互联网我们也有一个框架解读产业互联网。这样的框架既有阿里的影子,也有腾讯的影子,也有盛景我们这些年研究的一些思考。从整个产业互联网来讲第一步毫无疑问就是在零售端的重构,它无论要走向线下人货场的重构还是超级会员体系,本质就是一个分布式私域社交流量的重构。以终为始,消费端一边供给侧就要变。如果过去30年零售端有非常大变化的话,未来三五年可能供给侧的变化同样是风起云涌,一个非常大的浪潮将会来临。无论是快速的反向供应链,或者新制造领域我们都可以看到非常大的变化,所以新制造的项目整个的供应链速度不会弱于原来在服装领域zara这样的供应链,可以和反向供应链,和网红直播连接的话这种速度已经非常快了。

当我们零售端、供给侧变化的过程中,毫无疑问需要有服务能力突飞猛进的变化。无论是新科技还是新物流、新金融,这是非常大的创业机会的前列。当然,盛景一直最推崇最鼓励的,每个产业都有新平台,我们叫产业路由器,赋能型的产业共同体,比如说易久批。所以各个领域都会诞生一个小阿里巴巴,阿里巴巴这样跨品类的,综合型的超级平台基本上不可能再重现,但是各个领域都可以做一个垂直型的产业共同体的模式。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其实在商业底层逻辑上有根本性变化的,消费互联网电商逻辑,更多还是竞争逻辑,产业互联网的逻辑还是共生、共融、共同体的逻辑,所以这种变化也是非常根本性的。

关于产业互联网我们最近也是在思考和研究,输出成果一方面进行投资,一方面进行给企业家培训的赋能。产业互联网我们认为还是首先以终为始,先把零售端这个事情想明白、研究明白,这个也是产业互联网最重要的战场。所以重构人货场,也提了两年多了,但是很多企业不得要领,有不少企业走出实践的道路。人货场角度来讲,关于人就是大家要上升到为什么腾讯要提产业互联网,为什么产业互联网对电商、消费互联网是一次重构,就是本质是一种分布式私域的社交化流量,这个特别要跟大家强调。如果把这个想明白会发现很多做法和过去是反着的。这个也是很多阿里、腾讯这些互联网公司讲的比较多的地方,今天不再过多展开。但是想把人进行重构所对应的货,就是供应链和背后场的重构其实过去这段时间也被很多人忽略,但是大家要予以更多的关注。

从场的角度来讲,过去讲很多人有非标准化的混合业态。但是产业互联网角度来说未来所有的业态都会走向非标混业。如果是商业性行业不能增加服务和活动就会被电商干死,所以必须要增加到店,增加用户体验。反过来说今天有大量服务业态的门店,亲子游乐场、美容院等等这些,如果不能增加商品,对用户的服务总是少了一块,另外发现你的盈利能力总是有欠缺,可以有更大的突破空间等等。所以非标混业这种场的改造会变成每家零售端的企业思考的问题。

当然,我们现在谈到的分布式私域流量要求我们构建一个智慧二楼,就是门店之外要映射出一个手机的场,这个之外还有更多场要设计,这样场的重构对我们线下门店才是真正和电商、微商竞争必须要思考的话题。讲这些的背后我们就发现,其实我们在零售端依然有巨大的改变和提高的空间。甚至所谓是不是叫新零售,看到美国和日本很多做法依然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7-11什么叫服务,关东煮就是增加服务的商品,有温度、有口感的,和冷冰冰的卖一个商品难度系数就直线提高,对我们整个产业就意味着机会。

当我们看完了在零售端的变化的时候,其实对我们整个供给侧反而就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机会和挑战。我把零售端的重构人货场依然放在右边,但是对于我们供给侧来说其实要认知到一个本质性的变化,是c2b2f,是反向的。所以我们每个供给侧的企业都要深刻理解两层,一层要理解c,终极消费者。一层要理解b,这样你销售端的合作伙伴,这两层他们的需求是什么?痛点是什么?这样才能做好供给侧。不仅如此,还要透过b连接c,通过大数据反向驱动整个供应链,过去供给侧有多少人知道卖了多少件产品,但是根本不知道这个产品卖给谁,根本不知道复购是多少,根本不知道哪里买的,所以过去的供给侧都是盲人摸象,未来的都是要通过b去连接c,实际上是一种能力。

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注意,一方面供给侧企业都需要深刻理解,零售端的人货场。另外一方面零售端的企业也要重构和b之间的人货场,就是f和b之间要重构人货场,这个里面都会有根本性的变化。比如说供给侧企业就是卖货逻辑,把货卖给渠道,一层一层卖下去。但是未来和合作伙伴能不能是社群化经营,能不能是社交的,能不能跨越功能和情感的,什么是功能,就是卖货,什么是情感?就是大家是家人,情感,愿意做超越生意之外的事情就是社交化。这个对很多供给侧的企业都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何从一个卖货逻辑到社群的逻辑。反过来社群做的很热闹最终能不能提升业绩,这个就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这个特别强调,对供给侧的企业也要改变过去消费互联网的定价逻辑。比如说小米提出极致性价比,这个事情放到小米生态逻辑里面是对的,为什么你学不成?原因就是当你没有小米这样巨大流量的时候,根本没有办法完成所预期的目标。尤其想进入到产业互联网,就是进入线下场景进行销售,必须给门店留下利润,必须给门店提供服务的平台留下利润,否则线下就没有人愿意卖你的产品。所以我们今天的定价逻辑不能原来直达c的定价逻辑,就是你看到无论是淘品牌还是小米生态链的公司今天都干不过有线下能力的公司,原因就是只在20%的市场里面很多人抢来抢去,没有办法进入线下场景,进入80%的场景里面,所以未来不应该是消费互联网的定价逻辑,应该是产业互联网的定价逻辑。

未来的公司就三条路走:一条路抱紧小米的大腿,在小米生态里面卖,那就是极致性价比。第二条路,不羡慕别人,扎扎实实做产业互联网,让线下有一大批合作伙伴愿意帮助你推商品,就是你要给他留够足够的利润空间。第三个,你说两个都可以同时干,那就是水平很高的企业。最近我们看一些项目体会非常深的,在互联网上卖的产品走到线下团队不会了,定价模型也不支持了,这个是需要关注的一件事情,反过来说也是新的可能、新的机会。过去很多公司认为我的产品不能在消费互联网上卖,公司就没有前途,没有估值,现在我们看看产业互联网的机会反而比消费互联网的机会更大。

第三个维度就是新服务,这个方向我们认为是一个新的巨大变化的变量。过去我们靠自己干,现在有一帮赋能者。所以既使我们中小企业可以快速进入产业互联网的机会,反过来也是一拨创新创业的机会。就像服装行业,新制造的,快反的供应链公司,创业第一年就盈利了,第二年比第一年涨10倍,完全是互联网公司成长的速度,就是因为市场需求是非常刚性的。围绕在这个方面,无论是新科技、新物流、新金融都有很多的机会和可能性。从科技角度SaaS正在标配化、低价化甚至免费化,所以我们的观点只有针对大中型企业的SaaS才是盈利模式,如果针对中小型的SaaS只是入口,没有办法形成Salesforce这样所谓的盈利模式。AI这个领域落地的速度比我们想象的快的多,速度非常迅猛。我们看到为什么阿里腾讯现在对2B的战略这么兴奋,背后就是为了云。云既是一个很大的业务买卖,阿里去年云的业务就是几百亿的业务规模,未来肯定是上千亿,更主要是后面的商业数据,这个肯定是巨头进入这个里面不可逆转,长期的驱动力,这个对2B的发展,对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是很大的基础设施。

整个走向数据驱动、自动化经营对这个方面的公司我们都非常有兴趣进行交流,所以未来的每个产业路由器都需要有科技赋能的合作伙伴。物流方面应该是跟商品一样的,最终要竞争起来非常有挑战的环节,最后发现搬箱子的效率和过程是很痛苦的。所以说从整个的物流来看,工具这些年最为发达的是电商2C的物流,已经非常发达了。未来的机会在于2B的物流,对门店端的物流整个供应链体系,前置仓、中转仓、产区仓现代物流体系的建立,以及统仓统配的各个行业的运作都存在巨大的商业机会,而且这个是长周期的不是短周期的。

关于金融,今天也有很多是供应链金融的企业,在2C的金融和2B的供应链金融方面,未来的机会都在于,我们称之为叫全程穿透式的闭环型的风控体系,所以整个风控是全程穿透的,不是铁路警察只管一段的,不是局部的,是全程式的是穿透的,穿透到最终的c。它是场景化的,不同场景的风控方案是不一样的,金融方案不一样的,它是闭环型的,整个闭环可以实现的。所以当我们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能够走向全程穿透式的闭环型的、场景化的,它一定是颗粒度极低的,它的风险系数是小的,安全系数非常大的,这是未来在金融方面也是一个巨大机会。所以这样的公司都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我们认为一家金融公司今天机会不大,往往不是中小企业的机会,金融公司都是国家的菜,都是大企业的机会,我们中小型企业更多做科技型的公司。

第四个就是新平台,这个是我们盛景一直做的产业路由器、产业共同体的模式,就是把前面三个元素融合在垂直化的平台,垂直化的产业共同体上。无论是7-11,还是汇通达、大搜车、艾佳生活、易久批等等这样的企业都是我们认为垂直化的平台公司。垂直化的平台公司他们就是把c、b、f各个要素融合在一起。这个过程中把新服务串联起来的产业共同体,所以前面各种元素和要素融合一体化的新型平台。关于这些的运作有一整套完整的打法,今天时间有限,不过多的展开。

所以我们看到在每个领域里面都会诞生一家或者多家这样的垂直平台,为什么有多家,就是要求重度赋能,一旦到重度这个事情就很难做到一家把这个市场全部吃掉。同时每个垂直化病态赋能几千几万个小b和f,又是一个分布式的流量,就是一个产业共同体的模式,再不是谁把谁干死,一家独大的时代了,是一个产业共生时代的来临,这个里面有很多需要大家思考的逻辑存在。

从f来讲,b是比较理解的,离用户最近的环节。f这个角度是各种各样的供给侧,可以是工厂产品,可以是农产品,可以是资金,可以是物流,所以是各种各样的供给侧和代表用户端、需求端一种高度的融合构成一种产业共同体,其中新服务贯穿始终,最终构成产业共同体。各种要素在融合下高效的产生裂变反应,这是共同体。围绕这样的逻辑下,盛景产业互联网战略,我们既然说,我们就要实际干。一方面来讲,我们是建立了一个大的漏斗,通过产业新媒体,产业培训,以及产业解决方案构建一种服务能力。将这种服务能力,我们就能够和市场上进行广泛连接和合作,以及筛选最好的企业。

当我们把这个能力也具备了,也找到最好的企业就进行投资。所以我们既有基金的直接投资,又有联合创业的重度孵化。未来我们希望基金直接服务50家新平台,我们联合创业50家新平台。所以联合创业这个项目的商业想法我们第一天就一起探讨,第一笔钱我们一起来出,甚至整个的资源一起帮大家融合和整体。我们也在构建IT的中台能力,无论是支付还是金融这种中台能力。这样有一些合作伙伴就可以快速在这个领域嫁接起来进行合作。母婴、美容、宠物这些领域里面我们都有一些项目开始实操落地,所以希望未来有更多机会跟大家围绕产业互联网进行交流和探讨。

2019年盛景就把自己定义为产业互联网的加速平台,整个产业互联网的时代我们相信大家开始去思考,开始找感觉。过去我们都是叫消费互联网,或者是B2B,或者叫“五新”,现在叫产业互联网,不管叫什么,我想归根到底背后有很多是不变的,有很多是被颠覆和再造的。不变的就是任何商业模式最终都是要算账的,就是最终的效率和成本之账得算得过来的,这个无论叫什么好词,最终你的规模能做多大,你企业的利润怎么样的,市值怎么样,这个账躲不开的,这是不变的,效率与成本之账。什么是颠覆和再造的,就是消费互联网电商里面竞争你死我活的思维变成产业互联网共融共生的思维,是一种赋能共享的思维,这是底层上根本性的变化。从对于线上互联网一种执迷变成主战场还是在你们家周围,还在你家后院,对线下场景的关注重新变成主旋律。这个背后其实就是一种商业文明的重新变化,是一种本地化运营的私域流量,不用交保护费的,对整个社会的浪费是降低和减少的,电商有很多的浪费,买一个商品平均都旅行上千公里的,这个背后有巨大的变化和再造的。

我们和传统的打法要有区别,我们不再是仅仅基于线下,而是把人货场全部数字化、在线化、智能化、云化,这个背后对整个产业变革来讲是真正进入到主战场、主战区的时代了。原来是线下归线下,线上归线上,现在是高度融合的时代,光拥抱不够,甚至要高度的融合。所以希望围绕产业互联网,对盛景来讲也是不断研究、学习,希望不断对产业互联网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企业家、投资人、创业者有更多的机会交流切磋,我今天的分享到这里结束,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产业互联网头条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于北京大商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产业互联网头条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此文请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并请附上出处(产业互联网头条)及本页链接。未按照规范转载者,产业互联网头条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点赞 +1
收藏
  • 参与评论

    期待您的发言

    彭志强

    1篇文章

    扫码关注B2B内参

    用户反馈

    产业互联网头条公众号

    • B2B投融